世界的角落里别来找我

要去匈牙利了
明天就要去交签证材料了
做行程的时候,每次看到匈牙利和波黑那么近
我都忍不住想到Jerry

黄老师和我的相遇
怎么说都只能用神奇来总结了

在和他真正交流之前
我观察过上课坐在我周围和我前排的所有同学 特别是亚洲面孔
我知道他经常坐在教室的前两排 我坐在第三排的中间靠右
我知道他会说普通话,我还知道他穿着洞洞鞋
有一次在114街和boardway的马路口看到他
也是穿着洞洞鞋 和长度在膝盖附近的直筒短裤 还有一件很理工的T恤
这样的装备当时在我看来还是有些过于理工了
对于这样看起来非常nerd的人我是有些些抗拒的
不过他上课回答和提问都挺积极的
常常比我还积极 那我会觉得他可能不那么nerd
而后来 当我知道他的年纪以后
这样的装备看起来非常合理了

和他认识 要感谢小刘哥
小刘哥是一位 在我室友看来日韩莫辩的大叔 而且他英文也很流利 更莫辩了
他是我们编程课上期中考第二 非常流弊
上课也非常活跃积极
有一次 黄老师坐在我和小刘哥中间
那天大概是学function object global等等内容
怎么说都是有些抽象的
下课的时候 小刘哥用英文问黄老师 上课讲的例题
黄老师也讲来讲去 讲不清楚 我有点着急
并且带着想要认识小刘哥和黄老师这类优秀人才的心理
插入了他们的对话 给他们重新说了一遍
我们三个人互相学习一会儿
终于搞明白了之后 小刘哥出门休息了

黄老师还有些没明白继续和我交流例题
说实在的 一开始 我觉得有些搞笑
因为我知道他俩都会说普通话 小刘哥有北方口音 黄老师有四川口音
于是我问黄老师 : Do you speak Mandarin
黄老师有些开心的用普通话接下了话茬

我们便开始聊
那会儿才知道黄老师还是个高中生
他知道了我是学金工的之后感觉有很多可聊的
还觉得我很神奇 怎么会听得出他的四川口音
我们两个就热烈的说了那么十分钟

下了课之后 仿佛是我们结对寝室的Ravin正等着和我一起下楼
顺便我们还能聊天,并且吐槽今天学的有多难,以及交流作业
我就先走了 黄老师那会儿还在Bauer先生那儿排队等候和他交流

那天本来打算好了要去Gym挥洒汗水
和Ravin瞎聊一番 走到商学院那个广场 就和他挥手道别
他往南边走去 我往西边走去
绕过商学院 一转身 正往Gym调整方向
就看到了黄老师 黄老师也看到了我
黄老师拉着我加微信 我心想:这么热情的吗
这时候 才和黄老师交换了姓名
他问我接着要干什么 我说去Gym
他问我 你经常固定时间锻炼吗
我笑了 不啊哈哈哈 很偶尔
他接着说 那不然今天你就别去了吧 我们可以聊会天
我是有些挣扎的
其实编程课下课挺晚了的
八点半多的样子 天没有很黑 暗暗的 但是街边都亮了灯
第二天还有别的课
不过面对一个未成年 我毫无畏惧
思来想去 也没什么可思可想的
我就答应了

走到Low Steps 我们聊到欧视
他非常激动 并唱起了17年意大利的那首歌
我心里警钟长鸣:不会是个gay吧
毕竟真的没什么直男会热衷欧视的

那会我才知道他以前是成外的 在波黑的一个国际学校上高中
马上高三了 他们国际学校非常多元
他也非常热衷国际政治国际关系

我也才知道他来哥大参加的是一个高中的社科项目
上拜尔先生的课是蹭课来的
在一学分好几千的哥伦比亚暑校
为了公平起见 不少老师不允许蹭课
拜尔先生也真的是好人
要是他不答应黄老师的蹭课 我们俩也见不到了
然而 黄老师的项目那一周五就结束了
这一天是他最后一次来上拜尔先生的课
所以他下了课还要等着和拜尔老师道谢、道别
要是我这节课没有和黄老师聊天
我也可能永远都不会认识他了

他问我想去哪走走 我说 你知道哈德逊河边上有公园吗
他说 我知道呀 咱们去吧
我们就去了Riverside park
一路走着 走到河边 接着又沿着河一直走
路上他问我学习的事 金融的事
也问我北京的事 上海的事
他也和我说 他在北京的乌龙故事
因为签证延迟 在北京滞留 没想到去蹭了一场五月天鸟巢
又因为滞留 去穷游的分享会溜达
结识了穷游的一个高管 还去穷游总部参观
他跟我说他在难民营里看到的状况
也和我说去难民营里帮他们安电灯的事情

他是一个很优秀的男孩子
那会在我眼里他真的是个孩子
而且还有可能是个没有自我发现的gay
我看待他 仿佛我看待我坤(x)
一边吐槽自己什么辣鸡异性缘
吸引的竟是不怎么喜欢异性的异性
另一边觉得他真的是“少年强则国强”这句的少年

哈德逊河上吹着风 夜晚凉爽又清润
哈德逊河对岸的新泽西住宅楼散着星星点点的光
河面上远处有几艘游艇和轮船 游艇漂着 轮船亮着
夜景也算温馨可爱了

也不知道我们沿着河走了多久
偶尔有跑步和骑自行车的人经过
就是有感觉的
我们都觉得今天差不多了该回寝室了

走回马路上 快速的走着聊着
我问他住哪 他说在boardway 114街
我问他们有没有RA
他说有
我问他们有没有门禁
他说 11:00

一路回去 我有些替他着急
其实有点好笑
我仿佛是护送灰姑娘准时回厨房的小鸟
担心灰姑娘被RA批评
出于母心 我要求看他先回114街的宿舍
我和他在114街道别
再走回南边的113街
回到寝室 我有些庆幸
室友还在图书馆为了周末的出游赶项目
我好像庆幸的是 不用向我亲爱的室友解释那么晚去干嘛了
可是我不担心向她解释 我也愿意向她解释
我好像更担心她八卦的追问我 黄老师的种种
也担心她问的时候
我的表现和说辞会在她面前站不住脚
不过事实的确如此
她后来也追问了这些哈哈

在室友的调戏下
我有些麻木 且认为 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和黄老师见面了
黄老师那周前往波士顿
去波士顿的那些大学参观并了解情况
他的了解情况 我更怀疑是例如探访总部 蹭到演唱会这种级别的深入
我想他一定能申到MIT或者是Yale或者是哥大

之后的一周都没有他的消息
当然我也没有等过他的消息
纵使他说 有机会从波士顿回来想再和你见一面
我也当是小孩子出于礼貌的客气
没当回事

我记得大概是周三早上
坐在butler图书馆3楼侧边的小二楼看reading
看着看着收到米勒教授的停课通知
没过多久收到黄老师的微信
问我那一周什么时候有空
我说 正好我停课 周四周五都有空
他说想和我吃个饭
我说好哇 我看到108街有一家川菜看起来很好吃的
正好可以去吃吃看
他大概隔了一会回复我 约周四晚上吧

第二天大概中午
我们微信商讨见面事宜
他问我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脑子里面想的大概就是布鲁克林桥之类的地方
可能是因为我闺蜜和我描述她和前任虐恋故事的时候
她说 你知道吗 真的和一个人去布鲁克林看过曼哈顿的夜景
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人的
她这个人讲话动作经常很夸张
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这句话,这个地方

我也忘了到底是谁提的布鲁克林桥
因为黄老师也没有去过布鲁克林

我查了攻略说是从布鲁克林往曼哈顿走风景比较好
和他说了之后
我问他布鲁克林桥有没有人可以走的路
他给我截了一张男子走布鲁克林铁链被警察带走的新闻
问 像这样的吗
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真的受我言语误导
很乌龙
于是我们两个查了当天日落时间 8:24
随后算好地铁时间和吃饭时间
约好了见面的时间

下午我有些晚点
下了楼看到他在对面的楼下徘徊
叫住他就去吃饭了
这天他也是某一色的膝盖附近休闲短裤和运动鞋
上身穿着我很不喜的淡蓝色你哥文化衫
你哥的淡蓝色真的很显人黄
文化衫又很招摇过市
算了 我觉得总比洞洞鞋好

那家店叫川里川外
忘记我们都点了什么
只记得有一个红糖糍粑 好吃的不行

吃完从110街晃荡到中央公园的西北去坐AC线
走着 又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
那时人行道上站着一个中国面孔的奶奶
黄老师停下来 和我说
我可能认识那个奶奶
她可能是迷路了
之前我也帮她找过一次家

那个当下我非常当机
心中 我晕 这是什么电视剧情节吗?
我一边当着机一边跟在黄老师后面
黄老师接近奶奶
问她 奶奶你还记得我吧?
你是不是又找不到家了?
还记得到家在哪里嘛?

我就在边上看着 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应该不大
我首先觉得神奇 又天然的警惕且抗拒
奶奶有点呆呆的 看起来也的确像生病了的样子

黄老师一边简短的和我解释 一边和奶奶说
奶奶 我记得你家在那边吧
我跟你一起走好吧

奶奶有点着急的 说
这次又进医院了 你看手上长东西了
给我们看她的手背 手腕上挂着医院的那种病人手牌

黄老师牵着她 说
没事没事 一边问她记得起家在那边了吗

我跟着走 当时脑子里什么都无法思考
奶奶则一直念叨 太好了又遇到你了之类的
没走多久到了一个路口
黄老师说 奶奶你家在那个上面对吧 记得到了吗?
奶奶握着他的手说 记到了记到了 谢谢你谢谢你
奶奶还看着我问他 女朋友啊
我只好笑笑
黄老师说  啊呀不是不是哈哈
奶奶也没听进去吧大概
说 啊呀漂亮 又跟我说 小伙子人很好 帮了我两次了
我们在路口看奶奶往路里面走
奶奶还说 你们很配 要幸福
我心里 我晕...

黄老师这时候才体现出了一个高中生应有的状态
他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状况
我这种成年人当然不会把一个一面之缘老太太的糊涂话放在心上
我说 没事没事 别在意

我们为这位老太太多走了一段路 于是就向下一个地铁站走去
他路上给我解释这位奶奶的事
说是之前在外面和同学玩 看到马路上有人围着
看到是一些警察和这位奶奶 双方都交流不畅的感觉
他们这些中国好少年挺身而出了
奶奶家里儿子经营餐馆 忙 没太多时间照顾
奶奶住院可能是提早出院了
医院没有和家里联系好 奶奶又一时记不起家里地址
他们向警察解释状况 再从那边打车把奶奶送到了家

这一顿解释让我觉得
因为黄老师这个人的经历都这么故事性
导致我沾了光 跟着体验了一下

后来在地铁上我们又大聊特聊
聊着聊着导致期间还有不知道自己坐了哪一趟线路
准备随时下车换乘的乱七八糟插曲

到了布鲁克林 High Street之后在公园瞎逛
有绯闻女孩里第一集男主他们家那个房子
还有好多知名的桥
在那乱逛 黄老师又听我狂吐住宿生活的苦水

逛差不多了 我们就上桥了
查好了的时间导致一到桥上就是晚霞漫天
红红紫紫 黄色橘色金色
隔一会儿 天上又变了样
我们两个人都兴奋的一阵狂拍
我举着相机各种拍 没过多久黄老师就举着手机等着我
我感觉他是一个热爱自拍留下记忆的人
在桥下公园就有想拉着我自拍的感觉
我这种姐姐还是有所感知
一方面担心自己不上镜 一方面又有什么奇怪的心理
我在桥下婉拒了 表达 我不喜欢给自己拍照这样的说辞
到了桥上 倒也是景色真的美丽
我心一横 被他拉着拍照了
他是笑的很开心很洋溢
我没仔细看过那张照片里的自己
没多久回国后丢了手机 也再也没看过这张照片了
欣赏完桥头我们开始往桥另一头走 天也渐渐暗下来 对岸曼哈顿开始闪烁着灯光了
一路走着也就是瞎聊天 我们都聊了什么我真的忘了 只是一直都在聊天而已
走到某一处开阔的观景台似的地方 就停下来拍照 一边看着人行桥下车水马龙 一边看着曼哈顿的高楼大厦 一边是头顶易烊千玺同款的各类纽约100刀5分钟直升机 还有是不远处河道入海 海面河面上荡着各种各样的大船小船
美是真的美 随着时间的变化 天会更黑 楼会更亮 直升机变成了机身闪烁的红绿白信号灯 船靠着灯光勾勒出外形
然后隐约间 我看到远处的绿色的光点 努力辨认 我心里确凿的认为那个是女神像没错了
向黄老师确认 他也有些惊喜
和我说 应该是的
我突发奇想 我说 我还没看到过女神像 我们一会能去看看嘛? 其实这种想法对于只见过一次面的人来说 挺跳脱的 但是我好像有信心他会被这个提议打动 而且会答应我这种奇怪的请求
他想也没怎么想 就说 好啊
我问他晚上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他说没什么 就是要十点半和他们国际学校其他校区的中国留学生办的一个小公众号之类的碰个头
要找个有WiFi的地方 我说 没事 我给你开热点
那会我们都觉得十点钟 我们应该已经在回上城的地铁上了

下了桥 我们往南边走 走过市政厅 走进小花园 然后继续向更南进发 走到三一教堂 穿下华尔街 我们也是见过晚上十点华尔街的人了 继续走着 走到south ferry
不过这里其实看不到女神像 ferry船站阻隔了我们和女神 我说 那我们能绕着走看看有没有办法吗
他说 其实我们可以去坐船
这种建议我很喜欢 顾忌着他的微信通话会议 和 往返船次时间 我说 坐船过去还回的来嘛? 你的会议没关系吗
他颇洒脱 说没关系 又说这个船之前坐过 到那边staten island等二十分钟就回程了 只不过要下船上岸 上不了女神像的岛 也不用买票
我还是担心船回程的问题 有些担心去了检票口 问那个闸机口的大叔 结果他说这个是24and7 还免费的 我有些惊喜 就和他赶紧过了闸机排队上船。

上船之后就是正常的看风景 看海 看女神像
我靠近船头方向 我朝船行进方向的后方 他超前 我们靠着栏杆侧身面对面聊天看景色
还有疯狂拍照

快到船站的时候 又发生了一件超级崩溃戏剧的事情
和他正聊着 我就觉得什么东西糊住了我的左眼镜和一点点左鼻孔 下一秒一股超级浓郁的口臭铺面而来 我再晕 这都是什么事
黄老师也惊呆了 我真的想要爆粗 赶紧掏出纸巾擦脸 还好 脸上没啥 主要都糊在眼镜上 最大的障碍就是浓郁的臭味 拿了湿纸巾擦了好半天鼻孔 快下船才终于没味 黄老师帮我拿着眼镜 他说他朝前看到前面一位黑大哥吐痰 正想提醒我小心别被带到 下一秒 就真的糊上了
我真的服气 这一晚上遭遇都太搞笑又神奇了 也是被人吐过痰的人了。黄老师好心帮我收留着眼镜 并且主动说帮我去洗眼镜
在staten island的站内稍作休息 这件事是算结束了 给他开了热点 他也开始微信开会

staten island船站也挺乱的 毕竟是晚上十点半多 纽约流浪汉那么多 喝醉酒了 我也想坐不要钱的船兜风哇 候车处就有个黑大叔闹腾 在卫生间闹腾 在候车室闹腾 警察还找他谈话 问他 嘿 兄弟 你怎么样 他说 我很好 说你想干吗 伙计 又叨叨叨一堆 我有些怕的 拉着黄老师走远了
黄老师专心会议
我就只好专心看着候车处里有些蔫蔫的金毛警犬 看起来很和蔼的壮壮警察 还有候车处巨大的鱼缸里红色的鱼
专心盼着船能早点来

上了船之后 黄老师也结束了会议 他说我带你去底层 那边风景好
一路下楼到底层 就是蜘蛛侠电影里那艘橘黄色船停放车辆的位置 船尾有个小型开阔的地方 大铁链围着 还有各种船上配备机械的部件 稀稀散散的有五六个乘客 我们占着一块位置 又聊上了
当曼哈顿下城开始出现在视野的时候 黄老师说 你看 是不是景色很棒
船这么开 好像整个曼哈顿下城的楼 都在靠近我 迎接我 拥抱我 好像整个世界都在embrace me 奇妙极了。
然后也忘了是怎么的 他开始唱歌 大致唱的不是五月天就是王力宏林俊杰吧 我还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毕竟是公众场合 虽然没什么人 他唱的也不响 我就静静听着 觉得很好

回到south ferry 我们赶紧跑着去地铁站 还是晚了一些 已经十一点多了 地铁过了时间就不会停110街这种小站 我们还得多走几段
纽约半夜的地铁也很有意思 车厢里什么人都有 有奇怪的邋遢的人 扒拉着肉酱面 吃相整个很恶心 还有人姿态好笑的打了瞌睡 发出鼾声 有个小哥一边憋笑一边录着这样的瞌睡场景
不知道为什么 我们都低着头聊天 他还要回复他借宿的朋友 他的暑期项目结束以后 借宿在认识的朋友家 朋友家就在哥大附近。他说 有些晚了 担心那个朋友等他回去才休息 很不好意思。这个时候他才告诉我 他第二天一大早七八点就要做飞机回国了
我又当机了那么三秒吧
已经十二点多了 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给我算 第二天的出发时间 接着说 挺好 我不睡觉了哈哈 睡了说不定还误机 我笑笑 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好像那会我又不知道陷入了什么情绪里
诡异的在那个时刻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
我们下了车 又赶紧沿着boardway往各自住所赶 到了要分别的路口 我可能挺不舍的吧 因为我很喜欢这样的探索经历 以往大多数是一个人探索 这次有一位有趣的人相伴 还遇到了那么多神奇的事 我很开心
在路口我没多说什么 大概是说了保重之类的 快回去吧之类的 到了别 我微微转过身 向斑马线侧 他也转身 我就侧着扭头看看他
结果看到他沿着路飞奔而下的身影
那个时刻里 我心里可能有点内疚 又有点感动
情绪都莫名其妙的

回到宿舍 整理了好一会照片 才睡下
那之后 只有在从纽约往波士顿走的那天在地铁上简短的微信聊天
很后来 我这个故事也只说过四次 其中有三次都是喝过酒之后说的。也是第一次给皮皮xy说过以后 我才真的觉得 这个故事的所有全部 从头到尾都非常浪漫 是我认为的那种恰到好处的浪漫 即使被人吐了痰这种事 我也觉得是可笑的小插曲
之后三次说这个故事 我都会从大家的反应里二度感应出这个故事的可爱
很难说 这个故事里有没有爱 或者 爱情
我觉得至少是有欣赏 甚至我不敢确定黄老师那个时候邀我吃饭的原因 是答应了的事要实现 还是想与我吃个饭 还是觉得我挺有趣等等
即使没有爱情 我也认为这是一个浪漫的故事
虽然我们两个也并不那么了解彼此
以后也很难有机会相见的样子

最近看司机的综艺 以 爱在黎明破晓前 为主题 这个电影我没看过 但是男女主在火车上相识相爱 到站了又分开 这样的情节让我不得不又想起我的这个故事
阴差阳错的美好故事

电影里男女主约定要见面 那到底见了吗
我也不知道

我的寒假 黄老师已经结束申请 开始新的学期了 要学车的某个早晨 醒来看到黄老师的微信 说想和我聊一聊天 我问他有什么具体的问题 我缓缓起床 一边做早饭 一边给他发了简短的语音 约定第二天我得晚上他的中午聊一聊天
第二天 我以为只是微信聊天 拿起手机下一秒就变成了语音聊天 我急忙挂掉去找耳机 慌慌张张的也不知道紧张些什么
他说说他的近况 他的申请 他遇到的问题 又问我如何 我的近况 接着问我很多专业性问题 问我的专业 问我的行业 也给我提了不少申请意见
他的声音生动活泼 带着各种情绪 一如既往的像传销组织头头一样说话
很真实好像我眼前也能看到他似的
一场电话隔着时差 打了两个小时
差不多到时间我问他是不是要上课了下午
他说 是的 要准备上课了
挂了电话后 他微信说 因为申请闭关
很长时间都没有和人长时间得的用中文交流了
说 我是这么长时间来 第一个和他聊天的人
我倍感荣幸 觉得他也傻也单纯也可爱

我一直都是感情来的慢走得慢的人
很多事隔了好久 我才开始反应
这个故事我很喜欢 想起来就好像在掰一块大馒头 一点一点 细节丰富 够我吃撑了
我也还算是个现实的人 很多事情不会瞎想
不过今天看到一句话
We know what we are, but know not what we may be… good night!
黄老师这样的人也总是让我对未来充满期待
期待新的故事

 
评论(2)
热度(3)

© 二根毛 | Powered by LOFTER